原创国产电影,是时候重新考虑“电影发走”这件事了

来源:http://www.5g93eh.cn 时间:06-02 04:00:56

原标题:国产电影,是时候重新考虑“电影发走”这件事了

作者 | 赵天成

2020年即将进入6月,电影院至今还没能复工,多多影片被积压无法发走,整个电影走业足够忧郁闷。

而与此形成显明对比的是网络电影却迅猛发展,经过近两年的洗牌和升级之后,仅2020年1-4月分账破千万的网络电影数目就有26部,最高票房更是高达5300万,头部网络电影的盈利能力,已经达到中等级别的院线程度。

随着《囧妈》《大赢家》院线转网络免费播出,以及《胖龙过江》《吾们永不言舍》议定网络单片付费,一部电影原形该物化等传统院线恢复,照样该“放下身段”考虑网络院线,成了不少片方必要面临的选择。

据网视互联(ID:wxs360)统计,2019年,70%的院线电影票房不敷1000万(分账不敷350万),超过60%的影片回款不敷百万。这些电影固然“贵”为院线电影,“配置”也比大无数网络电影要益许多,但票房却还不如一部网络电影。

面对云云的发走近况和2020年的稀奇局面,国产影片是时候抛开“物化要面子活受罪”的固有思想,重新考虑“电影发走”这件事了。

睁开全文

多多大片被积压,异日档期更“拥挤”

错过了春节档,错过了五一档,2020年院线电影“重启”就直接进入了“暑期档”。

往年暑期档,院线里跑出一匹暗马——《哪吒》。但随之而来的是,剩下的其他影片,几乎都被《哪吒》碾压成了炮灰。就连成龙年迈主演的《龙牌之谜》票房也才2082万,片方分账733万,这点分账还不敷中等级别的网络电影。

现在年的暑期档,面临着疫情之后漫长的过渡期,市场情况不容笑不悦目,甚至连暗马都不能够展现。

接下来的国庆档,是2020岁暮了一个也是唯逐一个大档期。对于多多撤档的大片来说,错过了“国庆档”,就意味着错过了2020年的电影市场。

在云云的情况下,国庆档大片的“拥挤”程度可想而知。之前撤档的《八佰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夺冠》《危险声援》《急前卫》《姜子牙》,近来定档的《吾和吾的家乡》《一点就到家》以及张艺谋导演的首部谍战片《悬崖之上》都能够在国庆档角逐。

而且多多被积压的大片,都会在异日一年内选择炎门档期一连上映。2020年的国庆档以及2021年的炎门档期竞争将空前强烈,留给中幼成本院线的机会并不多。

相比之下,网络电影受档期的影响并不清晰,而且市场在一连扩容。

现在,电影走业已经进入一个网络院线和传统院线相互融相符的阶段,自然,网络电影向院线挨近将是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,网络电影放到传统院线里,现在还远大匮乏竞争力,但院线电影迈向网络,却只有一步之遥。

正是由于网络电影现在跟院线电影的这栽差距,导致大片面院线电影转网络,现在还具有着较为清晰的竞争上风和议价能力。

“配置”比网大高,票房却比网大差

相比网络发走,现在传统院线实在拥有着更大的市场空间和票房天花板,但不得不承认,大无数院线电影都沦为了炮灰,只有站在地板上抬看天花板的份儿,票房分账甚至还不如一部网络电影。

以2019年为例,吾们来看看那些“配置”比网络电影高,却“沦(选)为(错)炮(渠)灰(道)”的院线电影:

厉屹宽、耿笑、杜鹃主演的《秦明·生物化语者》,票房2981万(分账1003万)

张震、廖凡、倪妮主演的《雪暴》,票房2814万(分账962万)

王大陆、肖战主演的《素人特工》,票房2242万(分账758万);

郑恺、张雨绮主演的《最佳男友进化论》,票房1771万(分账601万);

陈都灵、刘昊然主演的《双生》,票房1763万(分账598万)。

吴镇宇执导,吴镇宇、乔杉主演的《转型团伙》,票房1670万(分账263万);

马伊琍、富大龙主演的《进京城》,票房1461万(分账525万)

郭涛执导,郭涛、范伟、张子枫、王迅、梅婷等主演的《欲念游玩》,票房745万(分账257万);

王迅、张伦硕、黄灿灿主演的《废柴老爸》,票房520万(分账187万);

大泽隆夫、俞飞鸿主演的《在乎你》,票房501万(分账172万);

张猛执导,周冬雨、曹瑞主演的《阳台上》,票房397万(分账135万);

李彧、骆达华、王大治主演的《灰猴》,票房377万(分账131万);

王迅主演《灵魂的救赎》,票房只有73万(分账26万);

巩汉林、关幼平主演的《耿二驴那些事儿》票房2.1万(分账7130元);

这些电影,汇聚了不少明星,阵容比网络电影兴旺许多,但片方分账只有几百万,产品展厅有的甚至只有几千元。

对于这些中幼成本影片或幼多艺术影片,难道期待它们的,就只有被商业大片疯狂屠戮的命运吗?

自然不是,他们都无视失踪了一个主要的渠道——网络发走。

与院线炮灰形成显明对比的是,网络电影经过这几年的洗牌和升级之后,票房分账破千万的网大无所不有,甚至2020年上映的网络电影中,10%的网络电影分账均突破了千万。这些网络电影的投资成本和演员阵容都弱于大无数院线电影,但取得的分账收获却远远超过了这些炮灰电影。

吾们能够想像一下,倘若上面这些明星来演网络电影,或者上面这些院线电影选择网络发走,几乎能够一定,分账情况会比现在益许多。

做院线里的炮灰,照样网络上的头部?

对于大无数中幼成本电影来说,发院线照样发网络,这是一个关乎影片生物化的题目。

议定对网络电影市场和院线电影市场的梳理和对比,网视互联(ID:wxs360)发现了一些规律。

1、“院网同步”作品,网络分账往往高于院线票房

比如2018年《九门挑督》院线票房0.9万,而网络分账高达1055万,《天下第一镖局》院线票房50万,网络分账却高达994万。

2019年的情况也同样如此,《三重胁迫之跨国大拯救》院线票房152万,但网络分账却高达1978万。

2、同样主创的电影,走网络是爆款,走院线是炮灰

陈浩民主演的院线电影《借眼》,片方分账162.3万;而陈浩民主演的网络电影却部部都是爆款,马虎一部票房分账都在千万以上。

3、同类型或名字相通的影片,网络和院线命运截然分别

院线动画电影《天池水怪》票房只有4.27万,而网络电影《水怪》上线20天,票房分账1769万。

周海媚、王泽宗主演的院线电影《捉妖学院》票房只有2.4万,而网络电影《捉妖大仙2》分账高达1645万。

4、院线电影拼综相符实力,网络电影拼影片品质

原形上,院线基本上是头部公司的斗技场,比拼的是演员级别、主创阵容、投资体量、排片能力、宣发营销等。

中幼型公司制作的中幼型影片,要跟影业巨头的大片抢传统院线市场,比登天还难。这些中幼成本影片本能够在网络市场能获得更益收获,但偏偏选择与商业大片在院线物化磕,最后不得不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。

与其如此,还不如委下身段,按照影片体量和调性,试着选择网络发走,在“大佬们”尚未看到或是看不上的新不悦目多市场,找到正当本身的定位,也许才是真实的生存之道。

统统不以票房为现在标的发走,都是“物化要面子活受罪”

70%的院线电影分账不敷千万,但即便云云,许多人照样不考虑网络院线。究其因为,其实照样莫名其妙的“院线情结”。

对许多制片方来说,“网络发走”就等于“low”。于是非要往院线拼杀,最后落得一地鸡毛,无非就是“物化要面子活受罪”。

其实,不管是与传统院线照样网络发走,都是平等的,最后都是为了让益内容能更益地走向大多。

视频网站重大的会员基数、赓续的高添长率,一连打破走业天花板的票房,让网络发走蕴藏注重大的市场潜力。

对于喜欢奇艺、优酷、腾讯视频等视频网站来说,网络发走已经是一门永远的、高速添长的、经得首考验的营业。

网络电影已经发展6年,商业模式已经得到验证,只待更优质的内容来激活更大的市场。

于是,面对一部中幼成本院线电影,片方答该理性考虑,你的影片原形正当传统院线照样网络院线,你的影片跑赢院线同期影片的概率比较大,照样跑赢网络电影的概率比较大?

还有,消耗同样的营销成本,你能在院线里砸出水花,照样砸在网络电影上动静更大?你答该仔细评估一下,你的影片能挤进院线的前30%,照样更容易挤进网络电影的每月前几名?

原形上,不管走网络照样走传统院线,电影发走的内心就是被更多人看到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统统不以票房为现在标的发走都是物化要面子活受罪。

期待异日,院线里少一些炮灰,网络电影里多一些精品,每一部电影都能够得到其答有的回报。


发表评论
评论内容: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用户名: 密码:
匿名?